您好,欢迎光临临沂市国土资源局网站—保护资源 保障发展!     今天是:
返回首页 | 简体版 | 繁体版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政务公开>>时事新闻>>本地要闻>>正文

一生国土人,一世国土情——回忆我的同事李保华

时间:2017-06-16 作者: 浏览次数:[]

【字体:  
分享到:

■赵金栋

保华去世有几个月了,十分想念。毕竟一起工作了七年,生活中也多有交往,如今知交零落,思念之情无以言表。

他没干过轰轰烈烈的事,一生平平凡凡。在国土岗位上,他一干就近二十年,直至去世,他不曾离开过。

初识保华,大约是1999年。当时,我在河东分局担任机关文字秘书,他大学毕业后分到高新分局从事业务工作。因工作关系到高新分局,见到保华。第一眼印象是他对业务热心,爱学习,和大家相处和谐。

2002年,经济技术开发区筹建,他到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土分局筹备小组工作,我仍在河东分局,属于河东行政区划,业务交往多了,见面机会也就多了起来,那时的他总是忙忙碌碌。从那个时候起,他在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干就是十五年,直到他去世前两年(也就是2014年),提拔为副科级,才交流到河东分局。

我于2003年到兰山分局任副局长,主要分管土地方面的工作,开始接手业务工作。由于我出身机关文秘,对业务工作涉及不多。从事业务工作后,学习的内容自然多了;他从事业务工作时间长,经验丰富,为人本分。因此,业务让我们俩人交往更多了起来,自然也就更为熟络。

2009年,我到经济技术开发区任党组书记,他在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任办事员。这样,我们又在一起工作了七年。点滴小事多,看得更真切。谈谈我对他的看法,算作怀念,也是纪念。

他的一生没有离开过基层,也不曾脱离过国土,对基层国土的忠诚,一如他忠厚的性情。

他做人简单随和——困了,会点上支烟叼在嘴上,悠然舒缓一番;累了,也会约上三五同事,喝上几口小酒娱乐排遣一下。一次闲暇时,谈起了“官”的问题,我知道他家属已正科多年,笑问,你到现在只是个办事员,在家有上下级吗?答曰:家属在单位竞争上岗,她都不知道怎么当上的,我这么多年,尤其是跟着你干,没谈过一次自己官的问题,在家两口子,外出各自上班,没有什么官不官的感觉。作为我个人,我觉得毕业分到国土部门工作,很不错,很多人也干不上这样的工作。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技能,从没有想过要挣大钱、当大官。干好本职工作,对得起每月的俸禄,我良心才安,况且,现在大学生这么多,工作这么难找,换成别人,干得不一定比我差。我,包括孩子,一切算是一生有房住,生活无忧虑,我是真心感谢党的,因此对于“官”也就没有了更多奢求。

他有病刚住院时,我并不知道。此时,他已在河东分局任党组成员,分管不少业务。到了河东后,我们见面次数少了,但经常打电话。当时打电话,一是谈起了飞机场征地的事,飞机场征地跨河东、经济区两个区,他说已组卷,让同事上报。二是说年底批复的征地材料,我局人也少,让他把纸质卷捎到省厅,他说,让河东分局的同志捎去。当时我感觉有些异常。重点工作,他一向带头干,这次却说让他人办,他人捎,这与保华平时的做事风格不相符合,心中暗自嘀咕有些异常。

之后,询问他们住一个家属院的同事,才知道他患病住院。去医院看他,因为我们很熟,话题也就自然简单明了。问,咋了?他说,胆囊堵了。我开怀大笑说,多吃肉,多吃肥肉,胆汁分泌得多,自然就好。却不知,他此时已大病。

很长一段时间,同事从他家属处得知是大病。再次去看他,他预料到我也应该知道了。谈起了生死的问题,躺在病床上的他没有绝望,也没有疼痛的表情。只是很虚弱,拉了一个小时,主要还是拉了一些工作的事,规划调整的事,征地,尤其是大项目征地,卫片执法;也谈了半公半私的事,也就是以后我轮岗交流的事。他还是希望我在分局工作,基层是个干事的地方,也是干业务的地方,干了这么多年也有一定的业务能力和经验,在基层干对组织、对个人都好,只是辛苦点、责任大。

又看过他几次,最后也见了一面。

现在回想起来,他晚上加班是常事,加班晚了就多数不回家。家属虽然理解,但也些许埋怨。他在分局时,只是办事员,由于业务精,为人好,自己带头干,局里同事很尊重他,都听他的,重大业务加班时,分好工,谁干什么,自己干什么。晚上有时很晚了,他就给大家说,尽量不要回去。一是家人担心,二是影响家人休息。别人在车上、沙发上休息,他经常躺会议桌,每每开会看到这张桌子,心中万千滋味,仿佛保华还躺在上面休息……

他在重大业务上有自己的见解。综合保税区筹建之初,业务由我局代为办理。首先是对确定的区域调整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该范围有一条河流,上级对是否调及征不明确,也问过几次,答复不明确,多数人主张,天然河流无需征收,当然也没有调的必要。按该原则上报规划调整方案时,保华到我办公室,进行了解释,他认为保税区需围网,内有非建设用地,就算是河流水面,于设立保税区需围网隔离本章不符,于是按此修改后上报。2015年保税区封关验收时,围网区内土地全部农转用征收是基本条件之一,他的见解起了关键作用,也使分局的工作避免了一个重大错误。

他对基层农村的环境改善是热心的。我于2009年到分局工作时,其他各县区在农村地区的土地增减挂工作搞得如火如荼,农民增收,农村环境改善,农业生产增效。我在兰山分局了解,但不熟悉。在工作汇报中,他建议我区也要大力开展这项工作,由于刚来开发区情况不熟悉,他陪我到了梅家埠和朝阳(原重沟)两个乡镇。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看,经济开发区实际管理三个乡镇,其中一个半属于工业、产城融合型,而另一半,也就是朝阳和梅家埠的南部为典型的农业区。在这一个半乡镇范围内不仅可以开展土地增减挂钩而且很有必要开展土地增减挂钩。通过调研,并向区主要领导报告后,开展了大范围的增减挂钩,在前期合村并点的基础上,继续扩建了梅家埠月亮湾社区,成为全省最大的农村社区。启动建立了朝阳社区。共搬迁村庄十余个,节余建设用地指标1000余亩,招商落地项目十余个。真正达到了农民居住得到改善,打工就近有企业安置,生活收入得到改善。在前期调研并亲自组织土地增减挂钩工作,因成绩突出,他被聘用为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的全区土地增减挂钩领导小组办公室唯一一名不是副科级干部的班子成员——办公室副主任。

工作有时失误,但虚心接受批评,勇于担责承认错误,并能想出办法避免失误。在我到分局工作的七年中,由于分局人员编制少,政策性的配一正职没有副职,他带着大家干具体工作,相当于兵头,什么都管,什么都干,大错误没有,小错误也不断。比如开发区成立的企业纸箱厂破产时,厂区门前路发现与海关用地重复。工作人员指界时双方均未提出疑问。他不是主要责任,但勇于承担了全部责任。之后,通过参与清算组工作,解决了这个问题。分局考虑了新进人员业务不熟,保华作为兵头指导,审查不严,对他进行了通报批评。他也诚恳地进行了自我批评,之后组织了我市最早的国土管理“一张图”工程的建立,在经济技术开发区最早完成并启用了规划、现状、征地、供地、发证、批后监管一张图工程。由于使用方便,成为各业务口和区有关部门、领导的重要工作底图,得到了市局和开发区领导的高度赞扬。当然最重要的作用,就是避免了征、供、用、补、查各环节的不衔接,从此未发生过一例征、供、用中位置偏、重、漏等易发的错误。再比如,有些行业之外的同志老说国土部门办事慢,对国土部门的事有议论,保华也没少挨批评,特别是供地涉及部门多,周期长,需要解决协调的问题多。分局在保华同志的带领下,对供地前、中、后三个阶段,明晰了十余个步骤,提请管委会对所有涉及部门办理时限进行了压缩,形成了科学、格式化的阳光供地流程,大大缩短了供地周期,赢得了招商安商部门和拟用地单位的理解和赞许。分局自2009年以来,连续被评为区投资服务先进单位和行风十佳单位,分局对外形象得到了很大提升。

工作之余的保华也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对同事有感情,谁有什么事,都愿意帮忙,也是一个热心肠。分局成立以来几乎所有结婚的同事他都主动帮忙,跑前忙后。家中有人生病,他几乎全部看望。有过世的长辈他也都是每次必到,尽些孝心。对待自己妻儿亲属也是关心备至。他就是这么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平凡人,而在平凡的岗位上留下了难舍的国土情缘。

平凡的保华,如果没有因病去世,会一辈子留在国土岗位到退休。但愿他能知道我们现在仍努力在坚守,完成他未完的工作。

以此致敬保华!

(作者系临沂市国土资源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党组书记)


     上一条:忆保华       下一条:孟良崮战役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今天举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