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临沂市国土资源局网站—保护资源 保障发展!     今天是:
返回首页 | 简体版 | 繁体版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政务公开>>时事新闻>>本地要闻>>正文

忆保华

时间:2017-06-19 作者: 浏览次数:[]

【字体:  
分享到:

■张震

当写下这个标题时,这三个字刺得我的眼睛灼痛,内心一阵阵颤栗,浑身皮肤一阵阵发紧。这是真的吗?我不由得自己问起自己。是真的!是真的!千真万确是真的!2017年3月13日,这个让人心碎的日子,保华离开了我们。每每想起,都不由得长叹一声,泪水也不知何时滑落脸颊,与保华相处的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与保华相识的日子,我已经记不清了。但一起工作的交集,我记忆深刻。2004年9月30日,是我到经济开发区国土分局主持工作报到的日子。来分局之前,一直在科室工作,主持一个分局的全面工作,我内心一点底都没有。云里雾里地就来到分局,整个分局4个人,一间活动板房,冬天室内结冰,夏天不如屋外凉快。我刚刚坐下,一个带着眼镜、瘦瘦的、高高的大男孩一脸笑意站在我的面前说,他就是保华。

“局长,下午一个项目推进会您看谁去开?”他问。我此时是整个人找不着北,不知如何表态。保华又说,要不我先去开吧,您刚来情况也不熟。从这一刻起,我俩开始了肩并肩的工作。

此时,开发区正处于起步阶段,征地任务异常繁重,土地测绘、附着物清点、协议签订、上报审批、发证等等,说起来容易,每一个环节都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无论是从开发区分局还是到河东分局,保华工作给我的印象就是忙,忙,忙,走起路来都是一路小跑,工作中极少请事假,五加二、白加黑不是偶然,是常态。加夜班时,方便面,火腿肠,榨菜成了保华的最爱,经常性的扒拉一口方便面,把勺子咬在嘴里,然后再操作电脑,操作一会再扒拉一口。不是想这样加班熬夜,是活太多,太多,太多。只是在孩子小的时候,有时给我说,“局长,孩子有点不舒服,我带他到医院看看”。不长时间,他又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问他只是说,挂上吊瓶了,家属看着就行。

在经济区分局工作期间,因人员少,分工没有那么明确,我一会说,保华你去会议室开个项目会去,一会说,保华你带着去测量地块去,一会说,保华你去省厅报手续去……他从来都是说:“好的,局长,我这就去。”从没有二话。现在回想起来,内心一阵阵不是滋味。

我于2009年10月调至河东分局工作,保华同志于2014年3月调至河东,排名班子成员最后一名,工作又有了交集。

到河东工作后,人员相对比开发区多,班子也相对健全,分工相对明确。虽然分工比较明确,但有些事情处理需要跨两个或多个分管领导,有时我让保华牵头处理时,他都非常注意工作方式方法,都主动找到有关班子成员沟通协调一致后,再去召集有关科室进行落实。事情完成之后,就一句话:“局长,您安排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长时间的一起工作,我俩配合默契,工作起来心领神会,一句话能说清的事情都不用说第二句话,事情需要办到什么程度,保华拿捏得非常到位,度把握得非常好。保华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有一些普普通通的日常工作,看起来甚至有些枯燥,但其始终保持着对工作的激情和狂热,把每一件件小事做到完美和极致,这么说一点都不为过。客观的讲,我俩工作期间,保华为经济开发区和河东区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土地保障,尤其为经济开发区的筹建和起步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保华一直从事和分管土地征收、供应、发证工作,要与众多的用地单位和个人打交道,可能在有些人眼里是个“肥差”,廉政制度建设和风险防控措施是一方面,但个人的自律和定力更加重要。因开发区分局建设初期,很多管理制度也是不很到位,保华一方面经常和我一起分析我们管理中的各类廉政风险点,然后对症下药进行整改完善,确保分局沿着健康有序的轨道发展;另一方面,保华对自身要求非常严,从不把服务的权力当成谋取私利的工具,真真正正地做到与服务对象既亲又清。与保华打过交到的企业和个人,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李局长人品好,是个热心肠,从来不简单说这事不行,都是说这事怎么才行,从不为难我们,有时为我们忙的我们都过意不去。

土地手续办理周期长,要求前置的条件也多,发改,规划,环保等等,为了最大程度的加快进度和减少企业的误解,每一个来办事情的,保华都会根据企业的用地性质给出一张明白纸,我们干什么,规定时间是多少,企业做什么,到那些部门去做,到部门去找谁,联系电话是多少都写的清清楚楚。因开发区部门都在一个院里办公,其经常带着他们到有关部门去对接,让前来办事的人都感到心里热乎乎的。

我于2016年离开河东分局后,我俩一直保持着一定频率的电话联系或发个信息,或时间长了一起打个酒伙,聊聊天。突然有一个多月没有任何联系,我打了其电话也不接,事后回个电话,现在回想起来,其当时说的支支吾吾,含糊其辞。我压根没有想到他会生病,还是其他人问我保华是不是生病住院了,我才知道了这个事情。我去医院看他,他正在挂着吊瓶,整个人消瘦了一圈,保华对我说:“局长,您不用来看我,我打打针就会好的,别耽误了您工作。”

与保华的最后一面是腊月二十八,我与爱人去医院看望他,保华说,大过年的,您和嫂子又过来干什么,我这就准备准备回家过个年,过完年再回来住住院就行了。天知道,这竟是我俩的最后一面……

事后,其家属给我说,住院期间,他承受的病痛折磨无以言表,但他不愿让大家担心,有人去看望的时候强忍病痛。我听后,泪湿双眼,无语凝噎。

自从保华走后,与其相处的往事就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地从脑海划过,走着坐着会想,半夜醒来也想,始终感觉到风风火火、一脸笑意的保华还在身边。我有时也自己安慰自己别想了,但也是心不由己。与保华相处的事情太多太多,相处之情也不是这寥寥数语能够表达出来的,写出来也是词不达意。

斯人已逝,生者坚强,作此文以慰思念之情吧。

(作者系蒙阴县委常委(挂职)、市直选派蒙阴县“第一书记”工作大组长)


     上一条:国务院扶贫办调研组来我市调研       下一条:一生国土人,一世国土情——回忆我的同事李保华


关闭